血柳恩仇
   发布时间: 2015-9-20 2:41:07   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无价之宝血柳不见道光二十五年秋,十月的福州天气晴好。一大早上,繁华的中亭街上就热闹起来,老板和伙计忙着开门迎客。这时,迎面走来两个风尘仆仆的人,年长之人穿一件青衫,年轻的那位穿灰布短褂,他们走进一家专…
无价之宝血柳不见
道光二十五年秋,十月的福州天气晴好。一大早上,繁华的中亭街上就热闹起来,老板和伙计忙着开门迎客。这时,迎面走来两个风尘仆仆的人,年长之人穿一件青衫,年轻的那位穿灰布短褂,他们走进一家专门制作烟斗的店铺 偶情斋 ,开口就要见老板。
伙计忙请出少东家贾有富,谁知那两人连连摇头,说一定要见到老东家贾越。这下贾有富可为了难,父亲贾越把生意交给自己掌管,不问世事已经有一年多了,突然有人找上门来,只怕他不肯见。
青衫老者从背上解下一个布包,递到贾有富手中说道: 你给老东家看看,他自然会见我。 贾有富用手一摸,硬梆梆的,好像是半米长、碗口粗的一节树枝,于是他将信将疑地把东西拿到了后院。
贾越四十开外,正当壮年,只是面有病色。他不紧不慢地打开布包,立刻惊叫一声: 血柳!
贾有富听闻也凑上前细看,原来这一节黑中泛红的枯树枝,就是 海底神木 金海柳中的极品 血柳!因为贾家是制作海柳烟具的世家,贾有富从小就对海柳非常熟悉。金海柳实际上是生活在深海里的一种稀有黑珊瑚,因形似柳树,所以被称为海柳。海柳有铁树之称,一年长不过5毫米,l米长的树干就要长200年。海柳出水时,枝杆上粘有红、白、金黄色的附着物,干后能变为血柳、乌柳、金丝柳、石柳,其中血 柳最为稀少,像这么一大节黑中泛红的活血柳,那可是无价之宝。用海柳作烟斗抽烟,会有一种淡淡的清香,凉喉解热,爽肺提神,所以一向都是达官贵人的珍罕玩物。
贾越左看右看眼珠都拔不出来,半晌才想起请客人进来。青衫老者进房后见左右没有外人,这才开口说: 我想请老东家出山,用这稀罕物做一件绝世精品烟斗。
贾越此时己明白那两人来历非凡,就试探着问: 请问阁下是
青衫老者说: 这个你就不要问了。东西留在你处,工钱是少不了你的,半年后我来接货,其它就不用我嘱咐了。 青衫老者不经意地用手在血柳上弹了两弹。
贾越当时惊出一身冷汗,猛然醒悟这是麻烦上门了,这件宝贝要是雕刻不好,或是有个闪失,别说自己的家业,只怕全家性命也不保。他想推托不接,转念想到自己雕了大半辈子的金海柳,今日能有机会做一件传世绝品,也是不虚此生。想到这里,他一咬牙就把活接了下来。
贾越送两人出门,临分手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: 不知两位怎么就找上贾某?
年轻人抢过话头说道: 你是问我们为何不找林至理的惜柳斋吧?他那里也留有一节,看看你们谁做的好!
青衫老者瞪了年轻人一眼,吓得他噤声不语,老者这才回头对贾越说道: 贾林两家在东南沿海制烟具都是出了名的,一直难分高下,这样一件宝物,也不能押到一家身上。不得已为之,勿怪。 一时间贾越心里百味杂陈。
从那日起,贾越日夜关在小书房内,潜心准备雕刻事宜。过了一个月,贾越对这段血柳的材质已是烂熟于心,准备土作也全部完成,就等选定吉日开工了。
这天一早,贾越净手持香来到后院的香堂,昨夜他把血柳放在祖师爷的牌位前供奉,想图个吉利。一进小院门,就见香堂门上的黄铜大锁开着,吓得贾越疾步进门,发现供案上的那节血柳已经不见踪迹!贾越只觉得头 轰 的一下,血向上涌,昏倒在地
这事交不了差,你我性命都难保
贾越醒来时已经躺在床上,儿子贾有富面有悔色地守在一边。贾越强压怒火问道: 你说,血柳哪里去了?
贾有富到此已无计隐瞒,只好讲了实话。
这条古玩街上有些纨绔子弟喜欢玩一种叫 斗宝 的游戏,其实不过是换着法儿的赌博。贾有富连连输钱,就想用血柳赌上一把。他想,反正就是一会儿工夫,赌完就放回来,人不知鬼不觉。到了夜里,贾有富盗得血柳,赶到斗宝的酒楼,此时已是人头攒动。几轮斗下来,一块战国玉璧成了赢家。贾有富是最后一个亮宝的,满屋子的看客原本都以为贾有富是拿不出什么稀罕物来的,直到庄家掀开红布,一屋子的人全都目瞪口呆、噤若寒蝉。
.庄家半晌才回过神来,他取了些水,淋在血柳的根部,黑里透红的质地马上变成灰白色。他又随手拉下几根头发,缠在血柳枝上,在烛火中烤了一会儿,只见头发已成灰烬,血柳却丝毫无损。贾有富也来了精神,见有人还在窃窃私语,干脆从靴中拔出小刀,走上前去,在血柳的根部用力一划,见里面竟然还是金光灿灿,于是满堂哗然: 血柳!
就这样,贾有富赚足了面子不说,还赢了l万3千两银子。斗完宝后一帮子人缠着要贾有富请客,贾有富还算心细,把血柳包好捆在胸前,又重重打了两个死结,才大碗喝起酒来。
等贾有富睁开眼时已经天光微亮,酒楼里哪还有人?他急忙去摸怀里的血柳,硬梆梆的还在,再掏昨晚赢的银票,一张也不少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回到家里,依着贾有富的心思,把那血柳往供桌上一放就万事大吉,自己白赚了那么多零花钱。
没想到的是,包袱打开细细一看,他傻了 这哪里是血柳,分明就是一段桌子腿!他急忙跑回酒楼一问,掌柜回忆说,昨夜几个人找刀割一根木头,共分了八块。贾有富心都凉了半截,看来血柳已经被分到八个人手中了。
贾越听儿子这么一说,黯然叹了口气,说道: 你真不知深浅,这段血柳是无价之宝,岂是凡人能有的?如今这事交不了差,你我性命都难保啊。
贾有富这才知道其中的利害。这血柳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,出自深海,只是偶尔有打鱼人在鱼网上挂出,现在就是出重金也找不到这样大的血柳了;贾家又怕走漏了风声,只能暗中寻找,更是难上加难。
转眼又是一个月,贾越拄着拐杖能下地了。这天一早,贾越又到香堂上香,他打开门就呆住了:供桌上放着的不是丢了的血柳吗?贾越扑上去,颤抖着双手拿过血柳一看,这的确是一根血柳,但不是自己丢的那根,这根血柳和他原来那块的大小相仿,形状不一,略有弯度,而且上面已经有了一些加工痕迹,看样子是想做八仙上寿的样式。贾越猜测一定是贾有富搞的鬼,可是不管他怎么问,贾有富都是闪烁其词。贾越逼问紧了,贾有富就说: 血柳回来了,贾家保住了,爹您还管别的做什么?
贾越突然想起前两天林至理的惜柳堂失火,难道 他不敢深究,再算算离交货时间只有4个月了,赶工才是正经事。
贾越拿起刻刀,顿时心里一沉:这血柳坚硬无比,雕刻时手劲儿很重要,这次他大病初愈,提起刀手就颤,要是对付一般的活计也就罢了,而这段血柳已被雕出八仙上寿的雏形,他更难以接着雕刻。眼看时间一天天地过去,贾越每每抬手举刀,又轻轻放下,竟未能落下一刀。一旁的贾有富见此情景,也沉不住气了,他向父亲进言: 不如找人代刀。
贾越摇摇头: 你以为这是刻萝卜,可以随便找个人来顶替一下?烟斗的样式已定,这样的活计我都做不了,除了林至理,无人能做。
贾有富迟疑着说: 爹,我提一人不知行不行,就是林至理的师弟张瘸子。
贾越蹙着眉想了半天才说: 张瘸子倒是行,可他总归是林至理的师弟,怎么会帮我们?
贾有富冷笑道: 爹,您想想,他是怎么变成张瘸子的?
海柳是稀罕物,怎么肯让两个学徒来操刀?
贾有富这么一说,贾越便想起了一段往事。 张瘸子 本名张远山,和林至理同在惜柳堂为徒。当时的惜柳堂,已是中亭街最大的海柳古玩店,他们的师傅金一刀是海柳雕刻名家。金一刀心性刚直不阿,眼里容不得沙子,徒弟中但凡有奸诈之人,不管从师多久,一律逐出师门,所以到了晚年,身边只剩下这两个徒弟。
金一刀此时只想做闲云野鹤,搜搜奇柳,度此余生,于是就想将 惜柳堂 传给一个信得过的人。他膝下无子,只有两个徒弟,林至理年长稳重,技艺略输;张远山年轻气盛,手艺绝好。金一刀权衡多时,干脆叫过两人,约定以一年为期,到时每人交上一个海柳烟斗,胜出者就是承传师门之人。
这可急坏了林至理和张远山,海柳是稀罕物,平民人家哪有,就是有钱人家淘得一段,也是当作宝贝珍藏,怎么肯让两个学徒来操刀?
时间很快过去了。到了比试那一天,金一刀邀来一些老朋友,名义上是热闹一下,实则是让大家作个证人。
林至理交出来的是一只用一段死乌柳加工而成的烟斗,色彩暗淡,但它是顺着海柳的形状加工,握在手里,叼在嘴上,都很舒服。林至理叹了口气说,这是他从一位老渔民那里千辛万苦借来的,老渔民家徒四壁,这段海柳是家里的全部财产,林至理倾力而为,只希望能让老渔民满意。
众人看完了林至理的烟斗,接着又看张远山的,只见他的烟斗通体金皮,华贵大方。
金一刀看完后沉吟良久才说道: 远山的技艺在林至理之上,他能用下脚料拼装成如此一只烟斗,工艺精湛,实在难得。只是惜柳堂不能传给心怀叵测的小人,就传给林至理吧。
张远山一听不服气了: 师傅,徒弟用的是客人家不要了的废料,怎么就成了小人?
金一刀冷笑一声,说道: 你为了得到金海柳的下脚料,每每为客人取材时都要费尽心机,既要合你用的尺寸又要合你要的图案,如此一来,客人不是亏损?林至理虽然用的是下等材料,可是他的心思全在做烟斗上,这样的人,才是我惜柳堂信得过的传人。
一席话说得张远山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从此他流落街头,每日酗酒,沦为乞丐。有一年冬天,他喝醉后被车辗伤了一条腿,后来又溃烂不止,他竟然狠心斩断伤腿后昏死山下,后被鼓山涌泉寺方丈收留
贾有富马上赶到涌泉寺,张瘸子听他说了来意,答应得倒也痛快,只是提出两个条件:一是要工钱3000两,二是只在贾家做活,晚上回寺里和方丈下棋吃酒,并保证绝不会误了工期。贾有富一口答应,并于当日带张瘸子到贾家。
张瘸子到了贾家,当即不紧不慢地开工了。 行家一伸手,就知有没有 ,张瘸子几刀下去,贾越已知他功力非但没减,而且还深厚了很多,不知他这些年来不摸刻刀,又是如何做到的。张瘸子被问得笑了,他说蛰居的涌泉寺里就有一个海柳木供桌,那是寺中三宝之一,每天对着它,所悟颇深。
就这样,贾越天天守在家里看张瘸子干活,一是看着张瘸子怕他捣鬼,二是眼见着这绝世精品横空出世,也是一种享受。到了晚上,贾家父子总要留一人睡在血柳旁边,不敢擅离,只怕再生枝节。而张瘸子也渐入佳境,不用贾家父子催促,每天做活的时间越来越长,离交货日期还有一个月,那血柳烟枪已经基本完工,上面的八仙面目栩栩如生、衣袂翩翩。
这一天,张瘸子不知不觉就做到月上中天。贾越毕竟年纪大了,连着熬夜有些支撑不住,就让儿子贾有富陪在小书房,自己先行回房休息。这贾有富是享福惯了的人,这些天把他煎熬得骨头架子都快散了,肚子又饿得咕咕直叫,偏偏这时又闻到隔壁飘来的饭香,心想吃顿饭的工夫张瘸子能搞什么鬼?见张瘸子忙得头不抬眼不睁,贾有富溜出去吃了个酒足饭饱。回来一看,张瘸子刚刚完工,正把血柳烟枪放到盘子里,又拿红布盖好。贾有富眼见着张瘸子拄拐走出门去,就回到房中倒头大睡。
第二天,贾家父子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张瘸子来上工,眼见日上三竿,还是不见张瘸子的人影。贾越突然大叫不好,他冲过去掀开红布一看,顿时惊得跌坐在地
找到这样大的血柳料
真是不可思议
贾有富忙凑上去看,口中念叨着: 奇怪,这血柳怎么这样红了?
贾越气得大骂: 你个混账东西,这哪里是什么血柳,分明是红木!你昨天是怎么看管张瘸子的?
贾家父子连忙套车赶到涌泉寺,一打听才知道,张瘸子昨天晚上根本就没回来,从此下落不明。贾越知道这次在劫难逃,又无计可施,整日唉声叹气。
交货这天一大清早,贾越接到一份奇怪请柬,原来是林至理邀他过门一叙。贾越和林至理从不往来,在交货这天接到邀请,让他不由得心疑,难道是儿子盗血柳的事被发现了?转念一想,反正血柳也不在自己手里,死无对证,去也无妨,倒看看林至理如何交差。

下一篇:没有资料
可可购物网是青岛可健可康日用品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倡导快乐、引领时尚,可以让客户时刻享受快乐时尚购物的网络平台;网站上线以来,以精美的商品、可靠的质量、优惠的价格、灵活多样的订购方式、快捷周到的服务质量赢得了广大消费者的信任和好评,已经在网络上崭露头角,成为互联网上BMC时尚购物网站的一颗新星。可可购网站www.kekego.com